您当前的位置:首页 > 文化资讯 > 详细页面

手帕的故事

信息来源:上海邗韵国际贸易有限公司  发布时间:2011-8-9  点击数:3029

     

    故事从一个叫钦也的男人的失恋开始。他一时冲动将工作辞掉,并用辞职金买了一辆车,准备开车去北海道旅行。他的热情和寂寞,导致这车上又多了一个在火车站附近认识的女孩———小川。

     

    钦也和新旅伴在车站旁边的面馆里吃了一顿酱油拉面。在同一个面馆里,刚刚出狱的勇作喝下了出狱后的第一杯酒。他的动作里带着一种恶狠狠的架势,6年来的复杂情绪仿佛就在面前的这个酒杯里。勇作年轻时是个小混混,二十几岁的记忆中全都是打架、进监狱这样的情节。

    直到他在一个叫夕张的小镇做了矿工,直到他遇到了一个叫光枝的女人,生命中终于掺进了一些平缓、柔和的东西,就像给一个说话很快的人嘴里塞进了逗号、顿号和省略号。光枝去医院检查,他们约定,如果真的有了孩子,光枝就在竹竿顶端挂一条黄手帕,勇作远远地看到,就去买酒庆祝。那一点黄色让一直渴望做爸爸的勇作终于听到了好消息。

     

    可是没多久光枝就流产了,勇作失落极了,然而最严重的是,勇作知道了光枝以前也曾做过流产,但这却是光枝不曾对他说过的。勇作一怒之下离开了家。附近的那条小街给勇作画了个惊叹号,他失手杀了人。6年的监狱生活太过漫长,谁也不能保证些什么。勇作在离婚协议书上签好了字,把它给了光枝。他说过,光枝是个好女人,谁都想娶她做妻子。

     

    出狱后,勇作给家里寄了张明信片,告诉妻子,自己要回家了,如果她还是一个人过,就在那根高高的竹竿上挂一条黄手帕。否则,他就自己消失。勇作始终没有勇气回家,跟着钦也和小川东游西荡。终于,他们知道了勇作的故事。年轻人在中年人身上看到了真爱,这件事本身就很动人。他们努力劝服勇作回家,并最终把他带到了6年前的家门口。

     

    普通的小街,古旧的房子,却挂满了黄手帕,颜色明亮得让人忘却了阳光的存在。钦也和小川带着感动的泪水疾驰而去。漫天飞舞的黄手帕下面,光枝像往常那样轻声问了一句:你回来了?而此时钦也的车里,另一段爱情进行曲开始奏响……看比自己年龄还大的电影,要比参观恐龙标本生动得多,尽管它们同是久远的事物。钦也辞职时,没有爱情、没有工作,更看不到前路何在。但买下的,偏偏是一辆红色的车,那种耀眼而又略有些夸张的红。而结尾时整个屏幕里除了那片黄再也找不到其他的东西,即便放到今天看,仍然很动人。当一种颜色变得铺天盖地时,颜色已不再是颜色,而是整个世界。

               摘自电影《幸福的黄手帕》

相关资讯

         

沪公网安备 31011202002715号